看漫画 首页 男频 女频 电击文库 富士见文库 角川文库 MF文库J 排行 免费
搜索
今日热搜
消息
历史

你暂时还没有看过的小说

「 去追一部小说 」
查看全部历史
收藏

同步收藏的小说,实时追更

你暂时还没有收藏过小说

「 去追一部小说 」
查看全部收藏

金币

0

月票

0

第一卷 十二 少年歌舞位「义贼玉梓」之卷

作者:樱庭一树 字数:5225 更新:2021-10-11 13:01:08

一路上,不知是否因为伏时常出没……

路上四处摆放簇新的小地藏菩萨,红色围巾被夹带雪片的风冻结。地藏菩萨前方供奉着附有腌菜的饭团、豆皮寿司、淋了酱油的木棉豆腐等食物,那些似乎是不幸为伏杀害的村民生前爱吃的食物。

船虫一面走,一面双手合十,对着每个小地藏菩萨膜拜:「南无阿弥陀佛……南无阿弥陀佛……」看来她晚上干的虽是毛贼勾当,却是个虔诚的信徒。道节则是望着饭团供品,悠哉地说道:「这么说来,我肚子挺饿的。」

由于船虫处处停步,他们抵达古寺所花费的时间比预期中更长。

三人一起穿过昏暗的大门。

废寺一片荒凉,活像有鬼怪出没。树木茂盛的院落里搭起黑柱与白布,排列得井然有序的四角坐垫也是黑色,浜路等人仿佛缩小之后上了棋盘。

戏棚虽是临时打造,不过造得还不错。年轻女子、老妇,偶而还夹杂男客,他们有的喝酒,有的吃煎饼,屈膝箕坐,满心期待地等着戏目上演。

浜路等人在船虫摇着大屁股奋勇开道之下,来到漆黑花道(注:由观众席左后方通往舞台的通道。供演员通行,同时属于表演舞台的一部分。)的前方,占得上好位置。

后座几个年轻女人抗议:「讨厌——!」「看不到了——!」道节满脸歉意地屈下身子。

「哥,你不要这么畏畏缩缩。」

「不知道为什么,我从以前就很怕成群的年轻女人。究竟是什么缘故……」

「哥,不是有我在吗?」

「可是你昨晚不在啊。」

「你很烦耶!」

兄妹又开始争吵,船虫用手肘戳戳他们,要他们安静一点。

不知几时之间,戏棚里仿佛黑夜侵袭一般,变得一片漆黑。一阵带点腥味的奇妙线香气味开始四处飘荡。

火把照亮小舞台,不久之后,左方传来脚步声,一名让人忍不住惊叫的美女同时跳上台。

「出来了,是黑白!」

身旁的船虫大叫。

观众席传来此起彼落的叫声:「黑白!」「是黑白!」黑白得意地舔舔嘴,摆出架势。

浜路张大嘴巴,出神地望着那名演员。

她有生以来头一次见到知名的少年歌舞伎——犬山黑白有着一身透亮的肌肤及细长的下巴,眼睛周围绘着红色图案,一双薄唇也是相同颜色,一头黑发挽起,梳成状似乌纱帽的怪髪型。那身黑白相间的衣服豪华绚烂,敞开的衣摆之中微微露出细长光滑的双腿。

浜路仰望犬山黑白,惊讶得发不出声音。天下间居然有如此美人?教人想永远看下去……

那名演员开口说道:

「我乃——玉梓是也!」

浜路觉得这道朗朗回响于狭窄观众席间的声音似乎有点耳熟,诧异地歪了脑袋。

道节问道:「怎么了?」

「没什么……唔,到底是在哪里听过的?」

浜路思索片刻,却怎么也想不起来。

那声音以女人而言稍嫌低沉,却流畅顺耳——

如果浜路见过这么一个美人,岂会忘得一干二净?就算同是女人也不可能。

浜路寻思之际,戏码仍持续上演。

黑白扮演的义贼玉梓和她的手下在藩邸屋檐跳来纵去,东躲西逃,将下方吹哨追赶的追兵耍得团团转,又趁夜来到贫穷长屋的屋顶抛洒金币。

见了这场精彩绝伦的追捕戏,道节忍不住发出赞叹:「好厉害,那个演员的身手简直和伏一样矫健!」

观众席上亦是欢声雷动。一名男子叫道:「干得好啊,玉梓!也分点金币给我吧!」

不久之后,宫府追缉得越来越紧,玉梓被捕快逼到死路,身陷危机。

两人在黑暗之中对峙。

「臭娘们,你为何干这种事?偷了钱不去逍遥快活,却每晚跑到村子里洒钱,很好玩吗?这是你消磨时间的游戏?」

「不是。我啊,是从地狱里爬上来的。我吃过的苦头,那些从小过着好日子的有钱人决计想像不出。不识贫穷滋味、醉生梦死的人没资格批评我的生存之道。那些有钱人存了金山银山,却只会花在锦衣华服及山珍海味这类无聊的玩意,完全没发现身旁这些挨饿受冻的人。」

「没这回事。再说国有国法,家有家规,我们既是维护秩序之人,就不能放任你为非作歹。」

「我才不管!如今我长大了,有能力了,要洒钱给过去贫穷幼小的我,帮助小时候的……那个……」

黑白望向远方。

「饥寒交迫的自己。」

「啊!好感人!」

身旁的船虫一面点头,一面擦拭眼角,几滴有如混浊玻璃的泪水滴落膝上。

「我懂。因为我也一样。从小家境贫困,以后的生活也不可能好转。可是我又不像玉梓一样本领过人,当不了头目。唉,我这辈子大概只能当个微不足道的小毛贼,实在太窝囊了。」

「唔。」

浜路陷入沉思,没听她说话。

船虫一面流着混浊的泪水,一面说道:

「所以至少偶而来看看这种戏码,发泄郁闷。啊,好开心。」

「嗯。」

「哎呀?泷沢冥土来了。他虽然是个讨厌鬼,不过这回给了我们这么珍贵的戏票,还是应该向他道谢……」

船虫一面以衣袖拭泪,一面喃喃说道。

「嗯,我还是觉得这道顺耳的嗓音很耳熟。和这么漂亮的女人见过面,怎么会忘记……咦?你说冥土怎么了?」

浜路回过神来。

戴着眼镜的瘦弱男子——冥土拨开专心看戏的客人,跌跌撞撞地走来。他写出人人叫好的脚本,本人却像迎风摇曳的柳树,弱不禁风又不起眼。邋遢的狗尾草衣带无力摇晃。

舞台上,千钧一发之际脱逃的玉梓率领手下逃往深山。

「咱们暂时到安房国的里见城避避风头吧。那个地方刚由少年城主继位,有的是机会下手。就谎称死去的前任城主对我们有恩吧!」

浜路猛然抬起头来。

「咦?安房国?里见城?那不是……」

她喃喃说道,此时冥土正好从身后走来,细长的脖子探进浜路与道节之间。

「浜路姑娘,其实这个脚本也是根据我在安房国打听到的真实故事写的。」

「这么说来……」

「少年城主就是里见义实。世人都以为《里见八犬传》是从伏姬与狗儿八房出走开始,其实……」

「啊、玉梓被抓到了。」

「没错,玉梓就是栽在少年里见义实手上。」

舞台上,玉梓被城主识破真实身分,金银散落一地,在近乎半裸的妖艳姿态被人用绳子五花大绑,拖到城主面前。

玉梓再次宣称她是为了拯救过去贫困的自己,但是城主——里见义实不吃那一套。

「女人,你错了。你的想法既野蛮又荒谬。能够拯救穷人的,是正确的制度。在正确的制度之下好好工作,才是脱离贫困之道。」

身旁的船虫骂道:「胡说八道!根本脱离不了!依照官府老爷的方法,有钱人依然有钱,穷人依然穷困。帮不上忙就算了,至少别摆架子说场面话!」

「盗窃乃是与制度为敌的大罪。」。

「不要!不要!我不要!」

她不顾一切地放声大哭。

船虫也忍不住将身子采出花道,跟着哭道:

「你别死啊!义贼玉梓!」

「我还有未完的心愿!我要偷遍天下,把金银财宝洒遍整个江户,送给过去的我。啊,到时天下就太平了!」

「慢着,玉梓!」

「啊!钱,钱,这世上什么都要钱,只是没钱就会被人看不起。只要有钱,就有幸福。我这辈子最大的梦想,就是爬上江户城天守阁顶端,把这些闪闪发亮、带来幸福的金银珠宝往地上洒。这里是乡下,鸡不生蛋、鸟不拉屎的深山僻壤。我只是嫌江户的官差罗唆,才到这里避避风头。我豪华绚烂、千奇百怪的义贼人生正要开始!岂能死在这种地方,死在你这种黄毛小子的手下!我不要!」

饰演里见义实的人亦是名俊俏演员,只见他大大摇头,叹了口气:

「满嘴是钱,多么可悲。恶贼,你也有所爱之人吧?父母,丈夫,子女,情人,朋友。就算只是一个冷饭团,只要他们笑着向你道谢,不就是人生一大乐事,不就是幸福吗?」

身旁的船虫说道:「哎呀,原来狗嘴里也吐得出象牙啊?」并用衣袖拭去盈眶的泪水。

玉梓不甘示弱地说道:

「哼。别穿着漂亮衣服说漂亮话!」

闻言的船虫也小声说道:「就是说啊,一点儿没错。」点点头。

浜路戳戳船虫说道:「老板娘,你看戏安静一点。我都看不懂在演什么了。」船虫说声对不起,吐了吐舌头。

花道上五花大绑的义贼和年轻城主两张俊俏的脸蛋凑在一块,光滑的肌肤从凌乱的衣物里露出,以妖艳的姿态扭打成一团。

「玉梓,我绝不认同野兽的正义感。你真是个愚蠢至极的女人。」

「什么?」

玉梓用充满恨意的眼睛瞪着里见义实,观众也不由自主地跟着怒视义实。

「我虽然穷,但我是人!」

「趴下!不守秩序的人就和野兽无异!」

玉梓恼怒地咬牙说道:

「你说什么……」

她仿佛胸口突然发疼一般,紧紧地咬住嘴唇。此时,名震江户的义贼那张可恨的侧脸之上突然闪过了一抹少女的忧郁。

观众吞了口口水,屏息以待。

但那只是刹那间的事,玉梓随即又扭曲脸庞,咬牙切齿地说道:

「可恶,我不想栽在这种地方,死在这种男人手上!」

「死心吧。」

「我还有未完的心愿!我飞檐走壁,遁沟翻墙,把江户的官差要得团团转,背着金光闪闪的梦想,一溜烟消失于黑暗之中。我、我虽是女流,却要成为天下第一大盗,凭着一身本事,闯出没有穷人的未来。喂,听见了吗,过去的我?别担心,我会把你从那个贫困、没有希望的地狱之中拯救出来的。」

「恶贼,觉悟吧!」

义实举起的长刀闪过一道光芒。

那个瞬间,玉梓以卑贱的野兽目光狠狠瞪视里见义实公正廉明、从无阴霾的耀眼脸庞。

那双连魂魄也为之冻结、既可怕又贫乏的邪眼猛然睁开……

妖艳的双眸似乎先一步在地狱点燃火焰,熊熊燃烧……

「里见义实!你这孺子!」

声音震得整个戏棚摇摇晃晃。

星斗坠落,江户的夜空分成两半,业火烧灼的地狱即将浮现……

身旁的船虫喃喃说道:「玉梓的确坏了官府的规矩,但是她赌命守住自己的规矩。再说她从不杀人,罪有那么重吗?我真是搞不懂官府的人在想什么。」

冥土在耳边说道:

「这也是真实故事。」

「真的吗?真亏你能打听出那么久以前的事。」

「你听过『因果』这个词吗,浜路姑娘?」

浜路摇摇头,表示没听过。

「简单来说,就是事物的开始和结尾。因是开始,果是结尾,两者合起来便是因果循环。」

冥土用双手手指比出一个圆圈。

「你懂得真多。」

「哈哈。浜路姑娘,任何事物都有开始与结尾。现在我在别院里写《贋作·里见八犬传》,我爹则在马琴庵里和我养姐一起写真正的八犬传。两者都尚未结束,这个长篇故事的果究竟在哪里,谁都不知道。不过……」

冥土摇了摇头。

眼镜反射火把,散发钝光:

「因倒是知道了。因并非发生在伏姬与八房出走之际,而是更早以前,公主耳环狗儿尚未出生,里见义实年少的时候。就在他毫不迟疑地砍下外地逃来的女义贼脑袋之际……」

此时花道上的玉梓倒地不起,背后义实的刀步步逼近……

光芒一闪……

玉梓死前的哀嚎震撼整个戏棚。

「我要诅咒你!诅咒里见城,诅咒这个绿意盎然的领地,诅咒里见一族,诅咒你后代的子子孙孙!你居然敢说我是野兽,敢说江户人人敬重的义贼玉梓是野兽!该死的里见义实,可恨的男人,我要把你们一族推落畜生道!」

「我绝不会堕入畜生道。我和你不同。」

「不,你会。我玉梓必将里见一族及其子孙引入畜生道,让他们尝尽……」

扮演玉梓的犬山黑白睁开细长的双眸,喊出最后的台词:

「化为走狗之苦,万劫不复!」

冥土小声说道:「这就是因的瞬间。这部脚本『义贼玉梓』正是我《赝作·里见八犬传》的外传,亦是序曲。」

说完关键台词的黑白正要倒地,视线却飘向观众席。

那道视线对上睁大眼睛仰望自己的浜路之后,黑白居然怪叫一声:「……呜哇!」原本该倒地身亡,却像被踩到尾巴似地往后仰……

「怎么了,黑白?」

「不、呃……」

原来黑白太过震惊,竟然忘了演戏。扮演义实的演员温和说道:

「怎么了?快点倒地吧。你又忘词了?真拿你这小子没办法。」

「不是,我突然想起有急事要办……」

「啊,.」

观众席上的浜路起身叫道。同时犬山黑白,不——信乃翻个筋斗,一面逃跑,一面说道:

「要去京都一趟!」

「什么?京都?你上京都干嘛?」

「江户太危险了,到处都是追兵。我要开溜了!

「我知道了,我想起来是在哪里听过。是信乃,那个……」

浜路微微低头,咬紧嘴唇:

「戴着褐绿色头巾的男人!」

她瞪着滑下花道拔腿就跑的信乃,双脚一蹬,一跃而起,身手矫捷地追上去。

她转头望向老板娘,露出窝囊的表情:

「莫非少年歌舞伎的演员全是男的?」

「咦?你不知道吗?你一直以为演女角的演员是女人?

船虫惊讶反问,接着有样学样地抛个媚眼:

「真是个傻丫头,看戏的乐趣都减少一半了。」

「哥,你还在发什么呆!」

戏看到一半便开始打盹的道节连忙睁开眼睛。

「怎么啦,浜路?」

「还问怎么了,那小子也是……」「——伏!」

「咦!」

道节一面朝长刀伸手,一面跳上花道。

想当然尔,浜路也从背上拿出猎枪,紧紧握住。

两人跨过地上的绳子及倒地的演员,开始追伏。

道节啼笑皆非地说道:

「你看了那么久的戏,居然没发现?」

「哎呀,我以为他是女人!而且线香的味道薰得我没发现野兽的气味。」

「我看对方也没料到会有两个赏金猎人堵在观众席最前头吧!你和我够糊涂了,但是那只伏更倒霉。」

「他不是倒霉,哥……」

浜路回头望向观众席。

只见泷沢冥土盘腿坐在他们两人的空位。

他的眼镜今晚也散发着阴森的光芒。

写这出戏的人是冥土,指定演员、给浜路戏票的人也是他。

总是早一步埋伏现场,观察猎人捕伏的怪人。

浜路低声说道:

「信乃中计了。就像飞蛾扑火,自找死路。」

「老实说,我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。不过我和你都是彻头彻尾的赏金猎人,既然发现了伏,就得追捕。」

「是啊,哥。」

两人完全忘记了之前那场没玩没了的争执,和睦地冲出戏棚,向前奔跑。

打赏
回详情
上一章
下一章
目录
目录( 40
APP
手机阅读
扫码在手机端阅读
下载APP随时随地看
夜间
日间
设置
设置
阅读背景
正文字体
雅黑
宋体
楷书
字体大小
16
月票
打赏
已收藏
收藏
顶部
该章节是收费章节,需购买后方可阅读
我的账户:0金币
购买本章
免费
0金币
立即开通VIP免费看>
立即购买>
用礼物支持大大
  • 爱心猫粮
    1金币
  • 南瓜喵
    10金币
  • 喵喵玩具
    50金币
  • 喵喵毛线
    88金币
  • 喵喵项圈
    100金币
  • 喵喵手纸
    200金币
  • 喵喵跑车
    520金币
  • 喵喵别墅
    1314金币
投月票
  • 月票x1
  • 月票x2
  • 月票x3
  • 月票x5