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漫画 首页 男频 女频 电击文库 富士见文库 角川文库 MF文库J 排行 免费
搜索
今日热搜
消息
历史

你暂时还没有看过的小说

「 去追一部小说 」
查看全部历史
收藏

同步收藏的小说,实时追更

你暂时还没有收藏过小说

「 去追一部小说 」
查看全部收藏

金币

0

月票

0

第二卷 「序章」

作者:樱庭一树 字数:2684 更新:2021-10-11 13:01:07

台版 转自 轻之国度

图源:真妹控

录入:kid

──改变人生的瞬间是存在的。

对于初濑恭真来说,第二次有这种感觉是在六月的某一天。

这这是放学后发生的事情。事后回想,总觉得自己好像被什么给附身了。

一开始是弄错交作业的时间。

别班的朋友说了声「借我抄一下」就直接拿走,因而交不出作业的恭真只好在放学后留下来补习。再加上原本说「今天会是晴朗的一天」的天气预报也出了错,外头降下倾盆大雨。

虽然还有把伞放在学校,书包里也带著折叠伞。

可是,两把放在学校的伞很理所当然地被偷走。折叠伞则是在回家时经过的便利商店屋檐下看到不知所措的小学生,忍不住就把伞塞给了他。

最后,等到自己全身湿透回到家里,学生打工的同事又传来讯息说自己感冒病倒。现在想想,当初因为无可奈何而把规定仅限在「特区」驾驶的空力机车骑出去时,如果有听从内心的声音就好了──「恭真,今天就别骑了。情况好像有点奇怪。」那家伙如此恳切又仔细地诉说著。

仔细想想,自己从以前开始就会听见这种声音。

该说是内心里的某个人还是什么吗?

或许直接用第六感解释就够了,但总之从很久以前,每当遇到什么危险时,好像就会听见那家伙的声音。啊,自己跟双亲被卷进事故之前,那声音确实也给予了忠告。虽然最后只有自己一个人获救。

可是那个时候,还是不禁让多余的思考掠过脑海。

自己之前感冒时也受过对方的帮忙嘛,他想著这样的事情。在「特区」就学虽然不用学费,但恭真还得把生活费寄到区外。因此他还是想要尽可能跟打工地点打好关系,但这个想法实在不太好。

结果,这里就是最后一次能回头的机会了。

为了赶上临时加入的排班时间,他决定要抄不熟悉的捷径。这时突然有只黑猫,好像算准时机般从道路中央通过──想要避开的空力机车,就这样直接撞上旁边的建筑物。

摔出去的恭真坐倒在路上,看著车子喷出猛烈的大火。

「──痛──」

由于被浓烟呛到咳嗽,恭真隔了一会儿才站了起来。

他把安全帽脱下,摆出避免吸入浓烟的低姿势。

「你没事吧?」

然后往黑猫那边跑去。

喵,猫咪发出悠哉的叫声。幸好自己是走这条几乎没有人的小路,除了被撞坏的墙壁以外似乎没有其他损伤。

撞到的教堂,看起来好像也是栋早已变成废墟的建筑。

「啊,太好了。」

他松了口气。

也不是觉得机车坏掉很可惜。

单纯只是一开始最在意的事情就是猫咪而已。

他经常这么被朋友开玩笑,好几次都被说「你要再精明一点啦」。

自己也是这么想。不过自称好朋友并说出这句话的家伙,却强行借走恭真的打工薪水,拿去跟女朋友约会。虽然也不会因此痛恨对方就是了。

因为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。

对于恭真来说,会在意的事情就是会在意。如果没把伞塞给那名小学生,大概会闷闷不乐个一星期吧。现在也是,如果不努力赶上打工时间,大概会有一阵子无法原谅自己。

──因为。

不这么做的话,就根本无法掩饰过去。

(……总之,看来身体还能动。)

他握紧拳头又张开,确认暂时没有异状。

幸好,自己的身体算是很健壮。

双亲发生事故时,也只有自己几乎毫发无伤。

(得跟店长联络一下才行。)

当他把手伸向口袋时,才发现──手机已经不知道掉到哪边去,还有刚才那只黑猫正在用前脚玩弄著某个白色饰品。

「喵。」

「嗯?这是什么……十字架?」

恭真疑惑地把它捡起来。

正中央镶著宝石,散发出不可思议的光芒。「特区」的赞助者似乎跟圣灵教有关,教堂及其相关设施相当多。

「呜喵。」

彷佛抗议著十字架被抢走一样,黑猫开始抓起自己的裤子。

「不……不行啦,别人遗失的东西要还回去才行!嗯?这么说来……」

难道说,这间教堂还有人在使用吗?

才这么一想,背脊突然传来一股不好的预感。机车本身有保险,手机只要去申请就能免费更换。可是如果被要求赔偿,就会一口气破产。到底要打工多久,才能够赔偿墙壁的工程费用呢?

「…………呜。」

一股尖锐的疼痛感贯穿头部。

虽然立刻就消失,但说不定是身体内部受到了什么伤害。既然这样就必须早点去医院检查一下,脑海里也有闪过就这样逃跑的想法,但却不会想要遵从。

他移动到正门前,先深呼吸一下。

「那个……不好意思。」

下定决心后,他战战兢兢地敲了敲教堂的门。

但没有回应。

「不好意思!我叫初濑恭真!」

这次放声大喊后再用力敲门,结果还是一样。

无可奈何之下,他只能开门走进去。

跟外侧相同,礼拜堂也几乎化为废墟。

唯一不同的,就是这里比被自己用空力机车撞到的外墙还要惨烈许多。长椅跟讲道台都被摔烂,地板也到处都有大洞,简直就像战场一样。

「这是……怎么……回事……好痛……」

又开始头痛。

而且越来越猛烈,说不定自己受的伤比想像中还要严重。

他单手按著额头,同时好像被什么所吸引般地走进里头时。

「──好痛!」

伴随著头痛,还听见奇怪的声音。

(──有某种东西存在?)

慌忙四处张望后,却没有看见任何东西。

可是当他慎重前进,又在脚步扬起灰尘时听见相同的声音。

他立刻就发现。

不对。

声音就在自己体内。

嘎吱嘎吱,彷佛有生锈的锯子不断来回拉扯,让自己内侧那些无可取代的事物逐渐被切碎。

恭真按住胸口。

并且吐了出来。

不管怎么吐都不够,彷佛肺脏跟心脏现在就要从内侧碎裂一样。

即使膝盖跪地,用指甲在喉咙上不断挠抓,呕吐感与恶寒依然只是不断提高。甚至开始无法正常呼吸,视野也变得朦胧不清。

(我会死吗……?)

死在这种地方?

安心感与无法说明的情感涌上心头。牙齿不断打颤,五脏六腑都开始颤抖。

──还没。

──自己明明什么都还没有夺回。

他听见猫的叫声。

还有一起靠近的微弱脚步声。

「……很痛苦吗?」

又听见这个声音。

虽然不知道该怎么反应,但这个有些口齿不清的声音继续说下去。

「……你想获得解脱吗?」

(女……孩子……?)去?

走下去?

死去?

活下去?

哪一个?

面对这个声音,自己又是怎么回答的呢?

光芒迸裂。

每个细胞都像是核爆般,自己的过去与未来彷佛全数碎裂。冲击与波纹产生无数次的连锁反应,自己也经历了相同次数的死亡、死亡、死亡、死亡与死亡。接著感受到有某种事物逆转过来。

意识浮上水面。

他睁开眼,就看到白皙的手指贴在自己脸颊上。

从那手腕往下延伸的,是鲜艳得令人惊讶的暗紫色振袖和服。

以及苍蓝色的圆润眼眸──

(…………唔!)

脑髓有如被直接刨开一样。

无法呼吸。

也没办法眨眼。

甚至没有察觉到,自己身后有「神祇」屹立著。

就只是像把心脏奉献出去般,询问唯一的问题。

「……你的……名字是?」

「阿赖耶。」

穿著振袖和服的少女如此回答。

温热的泪水滑过恭真的脸颊。

不到三十七度的水滴,将初濑恭真的人生彻底燃烧殆尽。

打赏
回详情
上一章
下一章
目录
目录( 40
APP
手机阅读
扫码在手机端阅读
下载APP随时随地看
夜间
日间
设置
设置
阅读背景
正文字体
雅黑
宋体
楷书
字体大小
16
月票
打赏
已收藏
收藏
顶部
该章节是收费章节,需购买后方可阅读
我的账户:0金币
购买本章
免费
0金币
立即开通VIP免费看>
立即购买>
用礼物支持大大
  • 爱心猫粮
    1金币
  • 南瓜喵
    10金币
  • 喵喵玩具
    50金币
  • 喵喵毛线
    88金币
  • 喵喵项圈
    100金币
  • 喵喵手纸
    200金币
  • 喵喵跑车
    520金币
  • 喵喵别墅
    1314金币
投月票
  • 月票x1
  • 月票x2
  • 月票x3
  • 月票x5